荊州“90後”:抗疫一線綻放青春之花

  • 时间:
  • 浏览:42
  • 来源:黄色成人小说免费阅读_色人阁网_鸥美老熟女av在线播放

  無數逆行者奮戰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萬千身影裡,“90後”正在成為抗疫一線主力軍。湖北荊州公安隊伍中同樣有一群“90後”,用愛崗敬業、忠誠無悔,彰顯著青年民警“隻爭朝夕,不負韶華”的時代擔當。

  牟垚——“我要上一線”

  “剛加入警隊才兩個月,就投入疫情防控工作。這對我來說,既是一次考驗,也是一次磨煉。”23歲的牟垚去年11月入警,是荊州市公安局沙市區分局岑河派出所民警。

  今年過年,牟垚沒有回傢,“此時此刻,我更應該堅守在工作崗位。”疫情發生後,所裡出於照顧新人,給他安排相對較少的任務,牟垚一口拒絕,“我要上一線!”

  每天8時,牟垚戴好口罩,帶上筆記本和宣傳單,從派出所出發前往轄區定向村,開始瞭一天的第一項工作——進村防疫宣傳。除瞭進村入戶開展疫情防控宣傳外,牟垚還要配合村委會做好村裡隔離人員、武漢往來人員的登記、防控工作,一趟走下來就要三四個小時。

  中午,牟垚馬不停蹄趕往設置在岑河農場街上的防控卡口。岑河鎮南接江陵縣、西靠荊州開發區,四通八達,往來車流量較大。“為瞭節省時間,我們通常就在卡口上吃盒飯。除瞭檢查車輛外,我們還要勸返出門的群眾。遇到確實需要幫助的,我們會伸出援手。”牟垚說。

  2月6日15時許,岑河派出所接到轄區陳龍村一位村民求助,稱自己正在居傢隔離,傢裡嬰兒斷瞭糧,急需購買奶粉。接到村民求助後,牟垚與村幹部取得聯系,買好奶粉,及時送到瞭村民傢中。3月2日凌晨1時許,派出所值班電話響起,岑河客運站有位老人走失。放下電話,牟垚迅速出警。由於老人有些神志不清,牟垚隻好將老人帶回派出所。經多番查詢,最終聯系上老人的傢人。

  從除夕開始投入疫情防控工作,牟垚連續在卡口執勤18天,累計檢查車輛1700餘輛;駐岑河衛生院參與防控工作30天;處置疫情期間求助警情20餘起。

  龔智康——“我是青年民警,讓我去”

  “請大傢勤洗手,不串門,沒事不要到處走動。”荊州市公安局荊州區分局李埠派出所民警龔智康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邊。他戴著口罩穿梭在轄區的大街小巷,摸排疫情線索、組織消毒工作、開展防疫宣傳、查看重點場所……

  1993年出生的龔智康,已入警3年。從臘月廿九開始,他就在抗疫前線連續奮戰。“農村一開始對疫情的重視程度不夠高,需要我們加大宣傳力度。”疫情發生後,龔智康通過發信息、貼公告、發傳單、小喇叭喊話,用通俗的方式開展宣傳,讓村民足不出戶也能瞭解疫情動態,掌握防控知識。

  2月10日,派出所接到李埠鎮疫情防控指揮部指令,稱一名密切接觸者拒絕到留觀點進行隔離觀察。正在值班的龔智康主動請戰,“我是青年民警,更是青年黨員,讓我去。”穿好防護服後,龔智康與李埠鎮相關負責人,來到該村民傢門前。可怎麼敲門,屋內都沒有任何回應。龔智康撥打對方電話,一開始不接,接連撥打數次後終於接通。龔智康在電話中耐心勸導,“這是對你們負責,更是對整個鎮子和社會負責……”近2個小時後,該村民終於打開傢門,同意前往留觀點隔離。

  “我弟弟的藥物快用完瞭,該怎麼辦?”2月22日,龔智康在微博上看到一條求助,稱其弟弟用於治療癲癇的藥物快用完。該網友地址顯示就在李埠鎮附近,龔智康主動撥打帖子上的聯系電話,確認其弟弟正是轄區居民。龔智康迅速聯系衛生院,一同上門對其弟弟進行診斷,並連夜尋找其所需的治療藥物。

  奮戰在農村疫情防控第一線,龔智康每天休息不足6個小時,累計走訪居民1000餘人,處置疫情求助40餘起,幫助群眾解決實際困難20餘起。

  徐書鑫——“警察的標識什麼時候都得亮出來”

  徐書鑫是名“95”後,從小懷揣對警察這份職業的向往,2019年10月考入松滋市公安局,成為一名刑偵民警。

  疫情發生後,徐書鑫和同事一起參加卡點執勤、巡邏防控等工作。2月18日,松滋市公安局接到參與流行病學調查的任務。流調工作與確診、疑似患者面對面,被感染的風險相對較大。徐書鑫找到大隊長主動要求加入攻堅隊。

  在醫院清潔區,徐書鑫和隊友在醫護人員指導下,一層一層穿上防護服,戴好口罩、帽子、手套、鞋套。包裹嚴實後,徐書鑫請隊友將警徽和“荊州公安”的貼牌貼在自己的胸口和後背,“這是警察的標識,什麼時候都得亮出來。”

  就診情況如何?發熱前14天都去哪裡瞭?做瞭什麼?見瞭哪些人?乘坐過哪些交通工具?徐書鑫刨根問底,不放過任一細節,並一一記錄。從上午9時穿上防護服到隔離區找第一個病人瞭解情況開始,到16時消完毒出隔離區,徐書鑫需要連續工作7個小時。盡管防護服內隻穿一件單衣,汗水還是浸透瞭衣服。

  對於年輕的徐書鑫來說,流調工作最難的是有些病人不願意配合。身處隔離病房的患者難免會有一些緊張,不願意與流調人員交流。他總是耐心開導他們,解開他們的心結,幫助他們梳理活動軌跡,詳細記錄有關情況。

  高峰期,徐書鑫和隊員一天要完成180餘人的流調工作。隨著疫情形勢的持續好轉,每天調查的人數從百位降到十位,再降到個位,最後終於為零。

  “這是我入警後參加的第一場戰役,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但事實證明,我經受住瞭考驗。”徐書鑫說。